中国经济超日 象征意义大于现实

来源:              时间:2010-05-31 12:19
■CUBN记者 李帅 北京报道

       “中日两国GDP总额的差距仅一步之遥。”“二季度中国经济“超日”已成定局。”……在近日中国发布了2009年经济数据之后,“中国经济即将超日”的观点被中外多家媒体同时报道,原因是:2009年中国GDP总量增幅明显,已经逼近五万亿美元大关,即将超过日本,位居全球第二。

       那么,中国经济果真要赶超日本了吗?经济数据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呢?

       “超日”之争

       2009年,中国官方公布的GDP总额为4.91万亿美元,而同期日本公布的GDP总额为5.07万亿美元,中日两国GDP总额相差只有0.16万亿美元。再加之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以11.9%高速增长,由此国家信息中心预计,今年二季度中国国民经济仍将保持双位数增长。

       “乐观的数据”把“超日”的预期推到了极致。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债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债务危机”也是催生“超日”预期的重要原因,甚至有人说日本可能成为第二个希腊。在国内外多重因素的考量下,二季度中国经济“超日”看似已成定局。

       然而,在媒体高调讨论中国经济全面复苏之余,另一方反对此观点的专家给“超日”的说法降了降温:中国今天GDP总量即将超过日本的象征意义远大于现实意义。今天的GDP变化并没有改变中国及日本在世界经济生活中的基本定位。

       “的确,数字变化传递出不争的事实,说明中国经济克服金融危机带来的压力,进入到稳定增长的阶段。但是,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是以公共设施建设为主的扩大内需措施。姑且不论人民币、日元兑美元汇率的变化对这一排名的影响,仅从经济结构布局、人均GDP和国民幸福指数等方面来考虑,中日两国依旧有差距。”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所研究员李成勋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乐观数据的另一面

       面对学术界和舆论界对于“中国GDP超过日本”的争论,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首次对此作出回应。他在出席新加坡APEC首脑会议,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时非常坦然:“从人口的规模来考虑,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是当然的事。”

       鸠山由纪夫的坦然也从另一个角度对应了李成勋的担忧——人均GDP。

       资料显示,日本的人均GDP超过4万美元,中国则不过3000美元,日本是中国的13倍多。

       对此,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也客观的指出,尽管经济总量提升明显,但中国人均GDP的世界排名仍在100名之外。中国要在人均GDP的占有额上赶超日本,还是有相当一段路要走。

       不能否认,此话说的客气又实在。

       除此之外,接受采访的部分专家提出,“中国经济总量有没有水分?”也是辨别现实状况的重要依据。世界银行多次对中国“资产价格泡沫”等一系列问题提出疑问,GDP是否存在“虚胖”是中国经济必须直面的现实,“超日”不应当是水分之超。

       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由“虚胖”引出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成为“超日”又一个躲不开的话题。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经济“超日”不仅要讲速度,更要讲求“软实力”。城市化、教育、医疗、就业、民生等各方面的水平,都反映一个国家“软实力”的强弱。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很难摆脱量高质低的困局。

       而在这一点上,日本当年经济起飞时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恰恰给中国提供了经验和借鉴。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坦言,现在经济发展到了转折关头,迫切需要转变发展方式。中国“国富”之后的下一步自然应该转到“民富”的轨道中来。

       马建堂说:“从经济结构方面讲,日本的服务业占经济的比重达到七成,而中国只有四成;从经济增长方式上来说,拼资源、拼人力、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的粗放式发展,还没有完全转变到依靠科学技术引领经济社会发展上来。”

       这也让记者想到了《日本新华侨报》中的评论,文章指出:中国经济总量即将“超日”只是和日本竞赛许多项目中的一项,而要真正实现“日本行,中国更行”的全面实现,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调结构是必然

       那么,既然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的路又该怎么走呢?对于中国经济“超日的未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著名经济学家李稻葵表示,目前有三件事要做。

       “首先,宏观经济的比例必须调整,消费占GDP35%,这个比例无法持续。要想方设法把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提升上去,这是绕不过去的一个槛,这就必须减税。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完全是工资税,一定要把税基拓宽,把个人劳动收入加上个人资本所得,同时考虑家庭负担,作为税基。大幅度降低税率鼓励依法纳税,鼓励相关的服务业发展,高税率对于服务业的发展是一个打击。”李稻葵说。

       其次,要继续维持一定比重的国内投资,否则内需无法提升。李稻葵认为,如何既维持投资率又不增加产能,需要绿色产能投资,需要政府拿出真金白银进行补贴,像新能源汽车、低能耗汽车都应该是政府补贴的对象。财政政策大有空间,财政政策不能只算一两年的赤字,有一点赤字是完全应该的。国有资产长期以来握在手里,对经济效益对发展而言是不利的。短期内搞财政赤字,甚至在境外发债促进结构调整,在中长期通过坚持国有资产,通过大财政的方式帮助结构调整,而不是简单一年一年平衡财政,减少赤字。所以国内消费、国内投资在未来若干年调整过程中是绕不过去的,只有通过这个方式才能压下来我们对外市场的依赖。

       李稻葵说:“第三,要完善基本的现代化制度,包括资源价格形成机制。例如中石油中石化去新疆采油几乎不用花钱,这种情况下当然会导致发展模式的扭曲,基本的市场经济制度必须要健全。”

       如此看来,我们欣喜地沉浸在“中国经济即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期待中时,更应当理智地看到“差距”所在,相信“真正超日”这一天在不远的将来总会到来。

最新消息

创新发展 助力中小企业防控复工两不误

2020-02-17 13:22:19

阎庆民:增强资本市场竞争力 推动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2019-12-16 13:50:20

证监会:打造航母级券商 加快新三板改革

2019-12-09 09:40:17

多渠道补充资本 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

2019-12-02 10:00:47

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 守住了底线 我国金融市场运行平稳

2019-12-02 08: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