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尖峰人物榜.jpg

刘鹤讲话直击国企改革痛点
2018-10-15 14:27      来源: 中国联合商报     作者: 274095 0

国企改革.jpg

■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毕淑娟 北京报道

       10月9日,北京经历了一场明显降温,但备受关注的国企改革却热潮涌动。

       当天,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刘鹤出席会议并讲话,强调“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要求全国国企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大胆务实向前走,并提出国有企业改革六大任务,成为当前扎实推进国企改革的行动纲领。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这次会议把国企改革置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地位,相当于国企改革的行动纲领,意味着国企改革将取得突破性进展。特别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提出,犹如两根银针扎入了国企改革的痛点,使关心国企改革的人们神经一振,表明国企改革去虚向实的时期开始了!

       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轮的国企改革不断涉“深水区”、啃“硬骨头”。当前复杂多变的形势,对深化国企改革提出了新的迫切要求。

       会议要求,准确研判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国内外环境新变化,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

       “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这个说法还是头一次提出。”李锦认为,过去习惯性的说法是,国有企业改革始终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这决定于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所处的特殊地位和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这次用“中心地位”,显然比“中心环节”份量更重。这说明对改革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也敲打对改革懈怠的人士重审改革积极性。更耐人寻味的是,会议指出要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

       “微观市场主体就是国企自身。国企自身活力的极端重要在头一次如此强调下,无疑就是在指明,国企改革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让国企越改越充满活力,被约束死的国企改革就不是真正成功的改革。”李锦说,“这无疑是在呼应市场对国企改革的期望,提振市场的信心。毕竟国企改革是当下中国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力量,有效解决当下经济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中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速放缓的矛盾。”

       会议还要求,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大胆务实向前走。

       “‘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这十六个字作为国企改革的方针也是第一次提出来。”李锦强调,尤其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提出,表明高层有了断指的决心来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种种迹象表明,国企改革或将面临重大突破。

       在周丽莎看来,这次会议对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肯定,也对未来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要求,特别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提出了改革的要求“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可以看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很明确,就是要推动市场化的改革方向。

       明确国企改革的六大任务

       会议提出国企改革的六大任务:突出抓好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突出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突出抓好市场化经营机制,突出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出抓好改革授权经营体制,突出抓好国有资产监管。

       在突出抓好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方面,会议要求,有效划分企业各治理主体权责边界,充分发挥党委(党组)的领导核心作用,切实落实和维护董事会依法行使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等权力,保障经理层经营自主权,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

       周丽莎表示,回顾改革四十年,国有企业由最初经营权下放,“拨改贷”、“利改税”,一直到1993年《公司法》出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提出“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十六字方针,通过完善现代企业治理机制,实现了政企分开,落实了企业市场主体地位。但是,改革至今,“政企不分、权责不明”的情况依然是改革的重点问题,所以在这次座谈会中明确提出要“有效划分企业各治理主体权责边界”,落实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保障经理层经营自主权。

       李锦认为,企业各治理主体权责边界,是指党委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的权力责任边界。党委(党组)是领导核心作用,而依法行使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等权力,权力在董事会,强调这点很重要,因为国企改革最重要的是要保障企业经营权问题,因此从强调经营自主权的角度,突出维护董事会的权力,保障经营层的自主权。这一点,有正本清源作用。

       在突出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会议要求,切实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增强企业内部约束和激励,保护各类所有制产权的合法权益,科学进行资产定价。要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同时大力支持和带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在周丽莎看来,这无疑又在强调混改的重要性,推动混改的发展。她分析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突破口”,既要“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经济,也要毫不动摇地支持、保护、扶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其目的就在于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突出抓好市场化经营机制方面,要着眼的是把人的因素调动起来,包括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加快工资总额管理制度改革,统筹用好员工持股、上市公司持股计划、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等中长期激励措施,充分发挥企业家作用等。

       李锦认为,国企人才结构老化问题由来已久,因而除了用三种“持股”方式来调动国企各个层级员工的积极性外,还要鼓励国企在改革中大胆用人,尤其是“想改革、谋事业、善经营”的企业家,“有思路、有闯劲、有潜力”的年轻人。

       此外,“突出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是国企如何放下“包袱”的问题。会议要求,继续化解钢铁、煤炭、煤电等行业过剩产能,抓紧消化处理各类历史欠账和遗留问题;要加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加大自主创新力度,加快高质量发展步伐;要多措并举降杠杆减负债,坚决化解各类金融风险。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

       这次会议对国企改革发出了强力动员令。会议强调,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也是改革乘数效应最大的阶段,要把更多精力聚焦到重点难点问题上来,集中力量攻坚克难。

       毋庸讳言,当前国企改革仍然存在一些难点和痛点。其中,部分改革主体上热下冷的“改革温差”,以及一些地方、个别企业存在的改革“拖延症”,亟待解决。

       李锦强调,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的说法,表明国企改革的冲锋号角吹响了,是时候拿出行动了!而改革乘数效应最大的阶段,这是一个新提法,什么是改革乘数效应,怎样追求效应最大,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和明确。

       为此,会议要求,发扬改革40年来所形成的奋斗精神,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定信念、敢闯敢干,努力开创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新局面。

责任编辑:仲联文
关键词:刘鹤,国企改革
注:除《中国联合商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联合商报网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请点此登录后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民企发展新格局:国资驰援
  • 相关文章